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原来我在小说里 » 正文
| 繁体版

四十九章 山阴公主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?#21592;?#33021;够轻松访问!


  随着裴昱回屋,老王和李轻尘那边没了动静,双阳城终于在月色里睡去。

  画舫上,醉燕楼的女子大家依然脚裸没水。

  荡漾出一圈又一圈涟漪。

  小萝莉商有苏的裙摆垂落下来,眸子里的赤红色渐渐褪去,声音很有些峭寒,“你可真能忍,赵室仅存的几个年轻子弟之一的赵承宗就死在你面前,也?#39336;?#25466;住,算起来,他应该是你的侄子。”

  那位女子大家笑眯眯的,“我连臭男?#35828;?#37027;话儿都能接受,还有什么不能忍的?”

  亡国之后,赵室苟延残喘了不少人,可也凋敝不少,赵承宗生于明州,却被明王压迫得如过街老鼠,如此废物,死就死了。

  小萝莉一脸黑线。

  啐道:“不要脸。”

  女子大家忽然不笑了,“不要脸么?”

  女子哪有天生淫贱不要脸的,只?#36824;?#26377;些时候,要脸不仅完不成心中梦想,甚至连活下去也难。

  你这个小萝莉当然不懂。

  可我懂。

  女子大家眼神迷离,想起了很多事,许久,才轻轻温柔的抚摩着脸颊,顾影自怜,“商女可知亡国恨,隔江犹唱后庭花。”

  商有苏翻了个白眼。

  她知道这句诗中的商女不是说自己。

  是说她。

  她是赵承宗的姐姐,是前朝嫡公主。

  前朝国号商。

  “老实些啊,我真不想杀你。”

  商有苏转身欲要离开。

  那女子大家倒是个妖精,先前还在顾影自怜,下一刻便一脸捉狭,?#38590;?#22914;丝,“我很老实啊,?#36824;?#23601;怕你家如意小郎君不老实,他要是找上门来,你说我接这个客人还是接这个客?#22235;兀?#27605;竟长得挺好看,又年轻气壮,没准能让人家小小的满足一下下呢。”

  “你敢!”

  商有苏骤然炸了。

  长裙鼓舞如莲花,眸子瞬间赤红如雪,妖异至极,满头青丝挣脱发簪,漫空飘舞,身后画舫下的浣清河水,被无形的手按压。

  涌动浪花远去。

  女子大家哎?#31383;?#21727;的挥手,“好啦好啦,我保证不主动勾引他便是,但他要真的自己找上门来,可怨不得我,只能怪你御夫不力哟。”

  小萝莉轻轻伸手……

  骤起大风,满河皆剑意。

  女子大家一脸头疼,“好了好了,怕?#22235;?#20102;,我保证,绝对不主动碰齐平川,行了?”

  小萝莉冷哼了一声。

  顿足。

  化作一道?#23376;?#20914;天而起,消失不见。

  画舫一顿。

  刹那之间,画舫下的浣清河水爆裂,激荡起半人高的惊涛,涌卷着拍向岸石。

  宛若万剑激射!

  女子大家无奈苦笑,“真是个小孩子。”

  轻轻踢了一下晶莹如玉的脚裸,也不见什么神奇之处,然而惊涛瞬间平息,浣清河水如镜面一般,继续在月色里悠悠东去。

  水面上遍布着无数翻?#23376;?#40060;。

  女子大家默默?#30446;?#30528;这些尸体,心思恍惚。

  自己,其实也和这些鱼一样。

  一声长叹。

  女子大家的身影就这么凭空消失,片刻后,她就这么赤足出现在浣清河畔的一座院门前,恰好遇见趁着夜色出门的陈弼,微微弯腰行礼:“陈大人。”

  陈弼似乎早就料到她会来,温和的笑了笑,“赵负商,回去罢。”

  ?#20037;?#36213;负商的女子明知?#26469;?#26696;,还是不甘心的问了一句,“这位先生不愿意见我,大商就真的一点机会也没有了吗?”

  陈弼苦笑,“今夜齐平川的表现,尚?#20063;?#33021;使之一见,你这位早了没了国祚气运在身的前朝山阴公主,又怎么能让他动心。”

  陈弼踏月离去。

  赵负商在这座院子门前站了很久很久,几乎拂晓见鸡白,才喟然一声长叹离去。

  离去之时,已是泪流满面。

  只是身影透着倔强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一夜之间,双阳清净了。

  第二日,陈弼那位同门坐着马?#36947;?#24320;了双阳城,从始至终都没见齐平川。

  裴昱继续在客栈养伤。

  老王依然还是那个老王,只是李轻尘似乎从人间蒸发了。

  双阳城死了一位魏王麾下的千牛将军,死了一位国子监主簿及其书童,又死了一个客栈小二,失踪了一位绣衣?#25949;?#25151;的死士,以及死了一个流民。

  按说是大事。

  陈弼据实上报永兴州,永兴州再上报关宁府,关宁府最后递送京都。

  京都那边竟然没有任何反应。

  不了了之。

  当然不止京都如此,死了一位破阵台太保的魏王,失踪了一位尖獠死士的信王,同样屁都不敢放一个,倒是明王,看起来似乎是赢家。

  毕竟金剑义子裴昱还在双阳城。

  但只是看起来。

  双阳城的陈弼和齐平川等人,既然能杀得了张雪迎和魏持山等人,独独杀不了裴昱?

  鬼才信。

  但为何不杀,这个原因就没人知道了。

  “为什么不杀裴昱?”

  清晨应班之后,齐平川刚从县衙后院出来,听到老王这个疑问后,一把拉将这货拉到一旁,紧张兮兮的道:“你可千万别在我家丫鬟面前说漏嘴了啊。”

  老王啊了一声,“为啥。”

  当然不能告诉老王自己有些眼热这二次元风情的童颜**?#23194;錚?#24471;着个正儿八经的理由忽悠过去,齐平川眼咕噜一转,板着脸道:“你的妖刀打得赢裴昱吗?”

  老实说很意外。

  老王的妖刀,绝对也是因果律神功。

  老王有些尴尬,挠?#22235;?#32819;孔,挖出一颗耳屎,弹了一下,瞬间不知道飞到?#22235;?#37324;,半认真办开玩笑的道:“我让她一只?#20356;?#33021;打得她爹妈都认不出来。”

  齐平川翻了个白眼,老王你认真的?

  笑道:“当时咱们都筋疲力尽,想杀裴昱也是有心无力,况且,难道你没看出来,裴昱的良心没泯,还有挽回余地,我们只要善待她,让她迷途知返弃恶从?#30130;?#23682;非又增加一大助力,将来才有更多的人手去对抗那什么破阵台、尖獠死士嘛。”

  老王恍然大悟。

  齐平川一副大家都懂的神情拍了拍老王的肩膀,“要懂得企业人才管理啊,须知不论在哪个时代,人才都是力量,不巧的是,你家大人我确实懂那么一些,想当年,各种网管小姐姐在我麾下可都是服服帖帖的。”

  老王一头雾水。

  企业?人才?网管?

  什么玩意儿!

  齐平川转身欲走,“我去溜达下,看看昨夜迷途知返的小羊羔今天有没有老实。”

  老王抽搐了一下脸。

  虽然是老光棍,不太懂情情爱爱,但哪会这么容易被忽悠,?#27490;?#20102;一句你怕是怜香惜玉才不对裴昱下手的罢。

  不忘忠心的喊了句大人要陪么。

  齐平川头也不回的挥挥手。

  别来碍事。

  我去撩?#23194;兀?br />
500足球比分直播
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图专业版 江苏11选5杀码技巧 双色球投注技巧---直通车 北京赛车pk官方网站 广体足球比分 一七次一码中特 北京pk10哪年开始的 年18死因梭哈的表情图 澳洲五分彩走势图 天津11选5预测 3d福彩中奖 德甲联赛主题曲 平码几个意思 天津快乐十分快三 新疆11选5一天多少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