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說網 » 歷史小說 » 摳神 » 正文
| 繁體版

第三百三十一章 好感以上戀愛未滿

溫馨提醒:“注冊會員”無彈窗廣告,同時建議您收藏,以便能夠輕松訪問!
    微微往旁邊讓開一點位置,使自己和杜小雨之間保持出一些距離,程煜說:“我只是想去看看,幾個月了,我甚至都沒查過會所的賬目。我這人就這樣,想到什么就恨不能立刻去做……”

    杜小雨輕哼了一聲,說:“你躲我那么遠干嘛?難不成我還比不過那些會所的女人?”

    程煜聞言一愣,沒明白杜小雨的話,道:“什么會所的女人?我只是想去看看會所的情況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少來這套!剛才我換好衣服走出來,你口水都快下來了吧?可是你知道,最好別跟我發生關系,而且你也知道我不會允許你跟我發生關系。所以,你就想去找會所的那些女人。你們男人不都是這樣?你和其他男人唯一的區別,也就是你在對待某些特定的對象時,還能保持一定的理智。換成其他人,可能覺得反正我倆已經騎虎難下,必然是要領證、結婚的,順水推舟發生點什么也不錯。這一點,你比其他男人略強有限。”

    程煜這才明白杜小雨到底在說些什么,他一拍額頭,道:“合著你是覺得自己的魅力已經大到可以讓我色令智昏,但尚存的理智告訴我別跟你上床,然后我就要去找個女人做點男女之間的勾當?”

    “難道不是么?”杜小雨揚起了下巴,挑釁的問到。

    程煜微微一笑,微微站起,將身體俯向杜小雨。

    杜小雨微微一驚,但很快鎮定下來,她篤定程煜絕對不敢對她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感受著程煜越來越粗重的呼吸,杜小雨的內心,依舊有些驚慌,有那么一剎那,她甚至想過要躲開。

    畢竟,兩人都喝了不少酒。

    在喝完了徐東買單的那瓶菊姬之后,倆人又開了一瓶獺祭二割九分。

    甚至于,臨走的時候程煜很難得的沒有讓她買單,而是按照老吞酒單上的價格,放下了同等數額的鈔票。

    在平日里,杜小雨相信程煜絕對不會對她做些什么,在他們兩個人的關系里,程煜才是那個存有完全抵觸心理的人。

    即便是再如何遲鈍,又或者不愿意承認,杜小雨也明白,自己對程煜已經有了相當大的好感。哪怕這種好感還不能稱之為愛,但至少,如果程煜借題發揮,由著二人必然會領證乃至舉辦婚禮的線索試圖更進一步的話,杜小雨大概是不會過于激烈的反抗的。

    充其量,形式上的假意阻止一下。

    通過這次的聯姻,杜小雨深切的明白,出身豪門的好處當然多多,但相應的,豪門之后也要承擔豪門之后必然的責任。

    比如說,嫁給一個自己并不想下嫁的人。

    而程煜,自然不能說是下嫁,甚至于從某種程度上來說,杜小雨是在高攀。

    不談二人家世上的差距,到了這種千億規模的家族,數百億乃至千億的差距也就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單單只比較兩個人本身。

    杜小雨,絕頂之姿這是毋庸置疑的,但程煜長的也不差,從基因上來說,程煜絕對配得上杜小雨。

    而在智商上,杜小雨再如何不情愿,也必須要承認,程煜的智商還在她之上。

    學歷,程煜算不得高,但那是他自行放棄的結果,否則,他將會是美國最著名的宏觀經濟學家的入室弟子,頂多四五年之后,就是博士。而杜小雨自己,也不過就是個本科而已,至少她在畢業的時候,并沒有什么大拿級別的導師想要收她做學生。

    看上去學歷相當,但實際上,杜小雨已經略輸半籌。

    其他方面,比如個性、涵養等等等等,程煜都絕不輸給杜小雨。

    可以說,程煜身上唯一的缺點,大概也就是他有的時候顯得很摳門了。

    但這一點,在普通人身上,或許算的上是一個很大的缺陷,一個不舍得給自己喜歡的女孩子花錢的男人——當然,指的是力所能及的程度——當然能稱之為一個缺點。

    但在程煜和杜小雨這種出身的層次上,就算不得什么了。

    這些一切綜合在一起,杜小雨已經稍處下風,偏偏程煜還比她年輕。

    兩人年紀相差不多,可男人過了二十歲之后,生長就會顯得緩慢下來,而女人卻依舊保持相對高速的前進。

    現在看不出什么,可等到十年之后,程煜絕對是風華正茂,杜小雨雖然不會太差,但卻能明顯的看出歲月的痕跡。

    過了四十呢?按照程煜的長相和氣質,只要胡子收拾干凈一點兒,身材保持的勻稱一些,只怕跟他二十七八歲的時候不會有太大的差別。

    杜小雨可就不同了,那就真的會是一個中年女子的樣貌了。

    這是基因帶給男女最無法彌合的一個差距,在跟程煜的接觸當中,年齡問題,始終是一個回避不掉的問題。

    女人和男人之間的結合,最適合的年齡差距,是男人比女人大三歲以上,最好能相差五歲,這樣兩人在衰老這個不可避免的攔路虎面前,才會顯得平等一些。

    這構成了杜小雨和程煜之間,讓她最覺得自己是高攀的地方。

    當然,這只是杜小雨的個人想法,總而言之,就是說,杜小雨引以為傲的一切,在程煜面前,要么是平手,要么就只能是稍遜半籌。在程煜這里,杜小雨好像找不到自己任何的優勢。

    在這樣的比較之下,杜小雨很清楚,自己如果不和程煜在一起,只怕很難找到跟自己匹配度如此之高的男人了。

    或許還會有各方面都在杜小雨之上的,或者與之相當的,但杜小雨未必接受度能像程煜這么高。

    說一千道一萬,那就是說如果在當下,非要杜小雨選擇一個男人結婚,或者僅僅只是戀愛,那么這個人最好就是程煜。

    好感以上,戀愛未滿,就是杜小雨當下的心態。

    但程煜,似乎對她也僅僅停留在朋友的好感之上。

    是以,杜小雨很有把握,程煜絕不會對她做出超越朋友之誼的事情,但在酒精的作用下,就不好說了。

    畢竟,男人在這方面的思考,往往流于下半身,尤其是在酒精催動之下。

    感受著程煜越來越近的呼吸,杜小雨一陣陣的慌亂,可她依舊選擇不去躲避,她不斷的給自己吃定心丸,認定程煜絕對不會亂來。

    甚至于,在她的內心深處,隱隱約約還有另一種情緒。

    “如果非有不可,那就程煜吧。如果不知道在什么時間,那就今天吧。趁著兩人都喝了酒,哪怕是明早起來都徒生懊悔之意,也可以有個借口,將其推脫在酒精之上。酒精,你這個魔鬼!”

    杜小雨眼一閉,下巴微揚,帶著欲拒還迎的姿態,等候著程煜的雙唇。
500足球比分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