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?#24066;?#35828;网 » 都市小说 » 暖冬事件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八章 勘察现场

温馨提醒:?#30333;?#20876;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?#21592;?#33021;够轻松访问!


  冯春三人下了车,引得围观群众皆侧目来看,冯春和大刘识得杨夏,二人与他打了招呼后,嘴上招呼村民们靠后,他二人也不近前仔细观察,只是尽量疏散群众,维持秩序。

  冯春见这尸体死状,?#30342;?#22823;刘耳边轻声说道:

  “这季三儿,我看着像冻死的……”

  “这事儿咱哪敢?#20063;攏?#31561;头儿他们来了再说吧,眼下护住现场,不被人破坏了,咱们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……”

  大刘是老警察了,生的虎背熊腰,?#26032;?#21147;却没脑子。

  冯春没再与他交谈,但也不同意自己同事的观点,自己还是能做点什么的,他想象中的公安,绝不是干这些活儿的。

  “你……你过来一下。”

  冯春指了指杨秋,说道。

  杨秋哪敢怠慢,连忙走过来,紧张至极。

  “没事儿,别紧张,和你了解点情况。”

  正在认真保护着现场的大刘,听到冯春这般说,斜眼瞧了瞧,又挤出一丝干笑,转过头去,继续耐心地疏散着围观村民,可无论他怎么努力,这围着的人墙却是越来越厚了……

  “哦,领导……有什么吩咐尽管说。”

  杨秋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面前这个挺年轻的公安,?#23567;?#21733;?#20445;?#19981;合适,?#23567;?#24351;”没勇气。

  叫领导总不会错了吧……

  “我是吉盛镇派出所的,姓冯……”

  冯春听着眼前人见他领导,有些不舒服,忙自我介绍了一下。

  “你好……冯领导,见过……见过……”

  杨秋真的是怕公安啊,爱赌博的,都有这毛病,改不了。

  “好吧,你报的案,说说吧,啥时候见到死者的,说说当时的情况。”

  冯春从口袋里掏出?#20107;?#26412;和笔,煞有介事地准备记录。

  “啊,昨天,昨天差不多中午吧……”

  杨秋一见到警察,脑子一片空白,以为冯春问的是昨天见到季三儿开始的事,竟要给自己添些麻?#22330;?br />
  “你?#27966;?#20102;吧,没用的玩意儿,明明是今天凌晨啊!”

  杨夏一旁听得真切,气的牙痒痒,忍不住提醒杨秋。

  “杨哥,你这是……”

  冯春摊开双手,表情颇为不满地说道。

  “唉,兄弟别怪我多嘴,这是我的亲弟弟,生来胆小,一遇到这种事,竟吓得说胡?#21834;!?br />
  杨夏平时在镇里办事?#19981;?#32769;道,颇有些人缘,他这么一说,冯春心里再不舒服,也没好意思再苛责。

  “你继续说,昨天中午怎么了?”

  冯春转头望向杨秋,说道。

  “哦……我……我记错了,没经历过这种事,确实是吓坏了……”

  杨秋?#30446;?#35828;道。

  冯春顿时觉得火气上涌,几欲发作,但见到这么多双眸子都齐刷刷地盯着自己,也再不便发作了……

  接下来杨秋只?#21069;?#20940;?#30475;?#40657;?#25351;?#19981;停以后的事说了,之前季三儿如何堵截自己那段,只字未提。

  冯春把?#20107;?#20570;好,交给杨秋查看:

  “你确认一下,无误的话,给我按个手印。”

  杨秋接过本子,大略看了一遍,没有问题,当即签了名字,冯春又从兜中掏出印泥,打开呈到杨秋面前。

  “按上吧,往名字上按就?#23567;!?br />
  冯春冷冰冰地道。

  杨秋按完手印后,冯春收起?#20107;跡?#21018;欲开口说些什么,只听得人墙外围人声嘈杂,定睛一看,又驶来两辆警车和一辆白色救护车。

  这车牌号他再熟悉不过了,两辆车是县刑警队的。

  车刚停稳,从车上下来六人,其中两人他最识得,一个头发稀少上了些年纪的人,是自己单位的杜所长;另一个穿黑色夹克,中等身材,目光坚毅的中年男子,便是刑警队的钱队长。

  二人一?#32321;?#36208;边交流,不多时便来到冯春身旁。

  “杜哥,钱队!”

  冯春先跟二人打个了招呼。

  钱队看了一眼面前的冯春,微笑着点头示意,随后目光冷峻地看了一眼冯春身旁,有些紧张的杨秋。

  杨秋跟钱队对视了一眼,连忙低下了头……

  这眼神,好似能一眼看穿真相一般。

  站在远处的杨夏,看到此?#30333;?#23454;气的够呛,这杨秋究竟在怕什么,竟摆出一副做贼心虚的神情,实在是要引火烧身。

  “杜哥,这是我做的目击证人的?#20107;跡?#24744;二人看一下。”

  冯春把?#20107;继?#24320;,交给杜所长,杜所长简单看了一眼,连忙把?#20107;?#20132;给钱?#21360;?br />
  钱队认真看了一会,直夸冯春记录的认真仔细,一众人拍照的拍照,取证的取证,井井有条,明显是训练有素。

  “头儿!”

  其中一个身穿?#21697;?#24178;练的小伙子,走到近?#20843;?#36947;:

  ?#20843;?#32773;名叫季成龙,外号季三儿,推测死亡时间应该在昨晚十点半到今天凌晨三点之间,但冻僵的尸体,死亡时间不太好推,具体的死亡时间得等法医解剖胃部残留物后给咱们。这尸体无明显外伤,且有脱衣现象,面带笑容,身体佝?#20572;?#21021;步推测死亡原因应该是冻死的……”

  钱队长点?#35828;?#22836;,这结果和自?#21644;?#27979;的一致。

  “法?#30342;?#20040;说?”

  钱队长又问道。

  “也都差不多吧,进一步结果还得等尸检报告才能确定,但头儿,这种事咱见多了,应?#20040;?#19981;了……”

  “嗯,那等等?#31383;桑?#27809;什?#26149;?#21150;法了”钱队长又似想起了什么事一般,回过头对杜所长道:

  “这人是你们辖区的吗,通知家属了吗?”

  “是的,这人叫季三儿,名声不好,早年蹲过监狱,老?#26049;?#23601;带孩子改嫁了,联系不上。只联系上一个他在农村的大姑,他大姑只道他平时行为不端,不肯认他……”

  “还是个孑然一身的主儿……”钱队长走到法医身边,简单聊了两句,又招呼两人帮忙处理好尸体后,警车一并先回所里。

  大伙陆续上了车,钱队长却并未着?#20445;?#20182;走到杨秋面前,面带微笑地对他说:

  “劳驾跟我去镇里坐一会,还是有几个细节需要问你。”

  杨秋自然是不敢去,说道:

  “我孩子刚出生,老婆在坐月子,家……家里离不开人,再说……我……我好端?#35828;?#21457;现门口有个尸体,报个警咋还得把我带走呢?”

  “不是带走你,就是问个话,我保证很快就会开车把你送回来。”

  “那……那好吧,正好我家自行车还在你们派出所里停着,我可不用你们?#20572;?#20813;得越描越黑,坏我名声……”

  “好吧,委屈你了。”

  钱队长真诚地说道。

  “我先跟我?#22791;?#35828;一声,免得她担心,等我一下,去去就来。”

  杨秋指着自己家的方向,说道。

  然后一溜小跑回到屋子里,钱队长点了一颗烟,站在原处等待杨秋。

  他听见围观群众都在指指点点,议论纷纷,一时间各种揣测之言,不绝于耳。

  钱队长皱了皱眉,朝着周围的群众说道:

  “杨先生是目击者,我们?#20107;?#20570;的不详尽,要他回去配合我们再重做一份,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,千万不要随意猜测,谢谢大伙了!”

  想不到这钱队长,心?#23395;?#22914;此细腻。

  正说着,杨秋出来了,钱队长与他并肩上了冯春的车。

  车门关闭,一行人排着车队,驶离了白银村。

  村民们见众人离去,也都三五成群地散了。

  杨春杨夏二兄弟却是愁眉苦脸,放心不下这?#22993;?#30340;三弟。

  自打杨冬被抓那天起,杨家就没得安生,一件事接着一件事,二人的心里着实有些担心。

  屋内,晓芳攥着杨秋塞给她的玉,泪眼婆娑。

  她觉得这玩意邪的很,自从得了它就没有一天消停日子,她隐隐感觉这玉的来历不明,但杨秋就是瞒着她不告诉她实情。

  这杨秋的秋,?#19997;?#21487;以作“多事之秋”来解读了,属于他的离奇经历,还远没有结束。

  
500足球比分直播
中安在线25选5开奖视频 杰克棋牌 白姐大型六合图库 广东时时彩中奖规则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个人去领奖会被黑不 2019规律公式出码 22选5规律 pc蛋蛋杀组在线预测 密室逃出生天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手机版 体彩宁夏11选5开奖结果 超级大乐透免费预测 黄大仙资料大全免费一肖中特 千禧p3开机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