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?#24066;?#35828;网 » 都市小说 » 暖冬事件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七章 食人惨案(中)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?#21592;?#33021;够轻松访问!


  赵亚军喜欢玩吹泡泡,生长在农村的孩子,没有那么多玩具,他们擅长就地取材,玩出花样。

  村里的其他小伙伴都喜欢玩摔泥泡——就是去河边,把河堤与水相接处粘?#21561;?#40644;泥抠下来取一块揉捏成底面很薄的泥碗,然后高高举起,碗口朝下顺势一摔。

  “啪......”

  谁的泥碗底部漏?#30446;?#31423;大,谁就是最后的赢家,其他小伙伴要给胜者足够的泥巴,堵住泥碗的破洞才算赢。

  “这么埋汰的游戏,你们也玩......”

  赵亚军每次看到小伙伴三五成群的玩时,他都会说同样的话。

  并没有人理会他,从小他的人缘就不是很好。

  他很孤独,所以才会说扫?#35828;?#35805;吸引大家注意。

  多希望有人能回答自己一句啊,哪怕是大吵一架也好。

  他甚至怀疑自己是透明人......

  直到有一天,他看到在生产队大院里,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,在教一个小朋友玩吹泡泡。

  只见在大人的指导下,那个孩子拿着一节稻草杆,蘸着一碗水,腮帮子一鼓。

  “呼......”

  那么小的稻草杆口处竟凭空冒出一串串水泡泡,有大有小,有的飞上天,有的落?#35828;兀?#23427;们在阳光的照耀下?#32536;?#20116;彩斑斓,甚是?#27599;礎?br />
  太美了。

  赵亚军在门外?#21561;?#20986;?#26494;瘢赵?#21407;地。

  “爸,门口有个大哥哥,好像也想玩吹泡泡,我能跟他?#40644;?#29609;吗?”男孩问。

  “扑通,扑通......”

  听到这句话的赵亚军突然心跳加速,下意识要跑开,就像往常一样。

  既然有可能被拒绝,那还不如自己先跑掉......

  “当然可以呀,你可以跟他成为好朋友,只要他愿意。”男子说。

  孩子听到爸爸应允,欢快的朝他跑来,赵亚军就站在原地,惊慌失措。

  ?#26696;?#21733;你好,我叫丁满仓,跟爸爸妈妈刚搬到这里来,我今年五岁了,你愿意成为我第一个朋友吗??#34180;?br />
  面前这个大眼睛的小男孩歪着头?#25910;?#20122;军。

  说完,双手把那小碗神奇的水递给赵亚军。

  “?#20197;?#24847;,愿意愿意愿意......”赵亚军在心里回复了无数遍。

  “哦,我叫赵亚军今年十一岁......”他平静的回答道,接过碗和稻草杆。

  学?#24597;?#20179;的样子,他也把稻草杆在水里蘸了一下,鼓起腮帮子一吹......

  这是赵亚军童年最快乐的一天,漫天飞舞的泡泡,和面前开怀大笑的父子俩,?#40644;?#26197;染了他本来灰黑无比的人生画布。

  红胜火、粉胜霞、白胜雪。

  ............

  “发特么什么呆,小兔崽子!”

  一记重重的耳光,甩在了赵亚军?#25104;稀?br />
  眼前的泡泡?#24067;?#37117;碎了,张发出现在他面前。

  “快给老子加柴火,火灭了第一个叫你脑子开花!”张发举起猎枪,黑洞?#21561;那?#21475;,顶在了赵亚军的脑门上。

  枪口是温的,一股火药特有的焦臭味道,钻进赵亚军鼻腔。

  “好...好...张叔,求...求你...”赵亚军连呼吸都不会了,眼泪混着鼻涕一股脑喷了出来。

  “不听话宰了你!”丢下一句话,张发收回猎枪,跟在不省人事的丁勇后面,头也不回的跑进帐篷中。

  赵亚军?#24067;?#30251;坐在地上左手掌处一股湿热之气传来,低头一看,手掌底下,都是血迹......

  13岁他只敢小声呜咽,胸部高高隆起,又快速瘪下去,饥寒?#40644;?#19968;个人在风雪中,在微光前,在群狼围困下抽泣着。

  这对一个孩子来讲,究竟该有多么残忍。

  这还仅仅是个开?#36857;?#23646;于他的噩梦,徐徐而至......

  泡沫再美,?#31449;?#20250;破碎,对吧?

  帐篷内,丁勇?#26197;⒒指?#20102;意识,腿部依然是血流不止,李坤到帐篷外捡起赵亚军?#24597;?#22312;地上的剔肉刀,把刀刃在衣服?#21916;?#19968;蹭,拿到屋子里,又拿起绳子,一用力,割下来?#27426;巍?br />
  “队长挺住,俺给你把伤口绑?#24076;?#27969;太多血了......”

  说完李坤熟练的在丁勇的伤口?#25103;劍?#25171;了个死结。

  此时丁勇?#25104;?#34593;黄,嘴?#35762;?#30333;,用尽全身力气,向李坤点头致谢。

  帐篷里?#25351;?#20102;平静,大家都累了,经过方才的一战,不知是不是狼群被吓跑了,还是在酝酿第二次攻击,总之是听不见狼叫声了。

  众人竟?#33080;了?#21435;,顾不得许多了,又困又饿,睡吧......

  ......

  被大雪围困的第三天。

  凌晨三点,张发饿醒了,从早睡到晚的一个大觉,无法名?#21561;?#26080;力感,胃里一股股的酸水顶上喉咙,眼前的世界甚至开始旋转了,他仔细听了听帐外的声音,除了风声以及噼里啪啦的柴火崩裂声音外,再没有其它声音。

  太好了,狼应该是都走了。

  “亚军儿,亚军儿,进来!”张发有气无力的喊到。

  赵亚军颤颤巍巍地进来,站在张发面前。

  “去看看,昨天丁勇打死的狼,还在不在了,在的话捡回来,老子饿了。从这里一直往前走,你就看见了,去吧!”张发用猎枪指着窗外的方向,说道。

  “叔,?#20063;?#25954;,狼还没走呢,他们会咬死我啊!”赵亚军绝望的喃喃道。

 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一屋子大人,竟让一个孩子去那么凶险的领地里找食物。

  这不合常理!

  “不去现在崩了你,我数三个数,一......”张发调转枪头指向赵亚军。

  赵亚军木讷的环顾四周,三个人半坐着,围成一个半圆,除了正中间昏迷中的丁勇外,其他二人也都醒了。

  “二......”张发把手指放在扳机处。

  为什么,为什么没人阻止他啊;为什么你们两个都不敢抬头,不敢说话;为什么是我......

  难道是因为我好欺负吗。

  这个小小的帐篷,此刻便是一个修罗?#38431;?#27809;有文明,没有?#20995;潁?#21482;有弱肉强食。

  ?#25910;?#29983;存,亘古不变的真理。

  “三......”

  “我去,叔,我现在去!”赵亚军抬起头,看着张发,眼神之中竟不再有恐惧了,他拿起手电,扭头走出帐篷,消失在白茫茫的雪幕之中。

  既然我已身处这原始规则之中,那我只能想尽办法活下去。

  当牛也好,做马也好,我要活下来。

  唉,吹泡泡什?#21561;模?#31616;直太幼稚了,美好的东西终将会幻灭掉。

  早知道就该多练练摔泥泡,胜者为王才更符合此刻的规律吧。

  如今只有这皑皑白雪和这杆枪才配拥有支配这?#38431;?#30340;权利啊!

  自此赵亚军的人生画布上的色彩:

  只剩黑?#20303;?br />
  
500足球比分直播
黑龙江22选5奖池 海南飞鱼申请 广东十一选五一定牛 彩票投注张公岭 真人龙虎斗怎么玩 nba比赛赛事 国家授权正规彩票平台 秒速飞艇官方网 网上赌场去澳门吧 15选5胆拖计算器 南粤风釆26选5开奖时间 广西快3中奖助手下载 河北十一选五高手计划 广西快三号码推荐准确 北京pk10合法安全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