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?#24066;?#35828;网 » 都市小说 » 暖冬事件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四章 来自远方的电话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?#21592;?#33021;够轻松访问!


  “喂,你傻了吗?”

  赵亚军突然感觉左臂刺痛,原来是见他痴呆在原地,妻子情急之下狠狠掐了他?#35805;选?br />
  好像是做了一场梦,勾起了他那漫长的回忆。

  “要不然......咱报警?”赵亚军妻子问道。

  “别,别,再看看......”赵亚军心里清楚,这事儿不能报警,他心里更清楚的是:

  牛为什么只没了后腿。

  丢了魂儿的赵亚军把自己关在屋子里,一颗接一颗的抽烟,只见他时而蜷缩在炕头一言不发,时而直挺挺的站在窗前像念咒语般自己嘀咕着什么。

  隋东敏是外来户,她倒是听说过丁勇的事,也知道丁勇失踪的那天自己的丈夫跟着去了,但赵亚军却从未跟她聊起过这件事,她好奇问过一次,丈夫只道是当时自己小,记不清了。

  突然,一阵熟悉的声音,打破了屋里怪异的气氛,是丈夫的电话响了。

  “喂...”

  随之而来的是丈夫的?#32842;?#20294;她分明看见丈夫的眼中闪过一丝恐惧,然后是冷汗直流。

  ?#29677;牛?#22909;,好。”

  究竟是谁打来的电话?

  “好,我这?#33151;?#20080;票,好的!”

  赵亚军挂了电话,回头看向隋东敏,说道:

  “给我拿一千块钱,我出趟?#29275;?#21861;时候回来不一定。”

  不容商量的语气。

  赵亚军平常是很惧内的,隋东敏知道一定是出了大事儿了,眼前的男人,已经像热锅的蚂蚁般惊慌失措了。

  换完了衣服拿着钱,赵亚军头也不回的走出家门。

  “死牛咋办......”隋东敏问。

  “等?#19968;?#26469;再说吧。”

  这是赵亚军跟她说的最后一句话......

  他只能选择离开,因为他心里清楚,有些事不解决,下一个缺条腿的一定是自己了。

  没有道别,并不意味着一定还会见面。

  ......

  赵亚军辗转来到县城,买了去往富延的火车票,他要赴一场至要之约。

  坐在火车上,他掏出自己的老人机,虽不是智能机,但?#20013;?#21151;能还是有的,翻出?#22235;?#20010;号码,划拉几下,存到了通讯录里:

  “张发”

  ......

  当年张发在土地?#25509;?#21046;后开始当起了牛贩子,收牛卖牛,偶尔还杀牛卖肉,后来听说他翻出了个排球大的牛黄,卖了一大?#26159;?#28982;后离开了井口村,据说是做海鲜生意发了家,也就不再和井口村有联系了。

  第二天清晨,火车驶入富延市,作为东北少有的沿海城市,富延市在东北的经济地位不?#36828;?#21947;。

  赵亚军下了火车,出了车站,果真见到一个戴着大墨镜穿着军绿色长羽绒服的男子向站内张望。

  这男子一米八多的身高,目测五十岁以上,白发里零星有些黑色,墨镜遮挡双眼,墨镜之?#19979;?#20986;的额头皱?#30772;?#22810;,笑容可掬。

  “赵亚军?#21069;桑?#24184;会幸会...”他伸出手跟赵亚军握了握。

  “我?#26032;?#38169;,你可以叫我?#19979;恚?#25105;是张总的管家,负责客人的接送和?#20889;?#24037;作。”男子说。

  “张总,张发吗?都成张总了啊,混的真不错啊!”

  赵亚军只觉得造化弄人,想不到跟自己一样出身,一样没文化的张发,竟有这般成就,心中不免有些羡慕和嫉妒。

  “是的,张总在自己的庄园等您呢,咱们走吧!”

  说完?#19979;?#25171;开身旁的奔驰车?#29275;?#36213;亚军诚惶诚恐的坐在后座之上,扶手处端放着一瓶饮料,赵亚军拿起来瞅了瞅,都是外国字,随即悻悻的放了回去......

  赵亚军望着窗外的高楼大厦,听着?#19979;?#30340;讲解,心情竟好了许多,自己一辈子在井口村待?#29275;?#20598;尔去趟县城,跟眼前这些摩天大楼?#33267;?#30340;大都会比起来,自己的县城真的不值一提。

  车开得很平稳,奔驰车特有的舒适属性让赵亚军很放松,加上前一天坐绿皮火车硬座,舟?#36947;?#39039;,不久就沉?#20102;?#21435;了。

  ......

  即便在睡梦中赵亚军也知道,车开了很久,临近中午,?#19979;?#21796;他醒来,总算是到了。

  映入眼帘的是只有在电影中才能看到的场景,一栋欧式风格二层的别墅,安静的躲藏在城郊山腰处,宽敞的庭院铺满考究的草皮,花草树木,泳池雕塑,回头望去一条水泥路,盘山而上,到此处再无他路。

  即便有心理?#24613;福?#20294;看到这一切,还是让赵亚军觉得不?#34433;嘈牛?#36825;得是什么样的人生体验啊,再低头看看自己,身上穿的是女儿前年给买的棉衣,已经洗褪色了,放在往常估计都得以为自己是个要饭的吧......

  “亚军儿,亚军儿,好久不见了,是你吧,哈哈!”循声看去,一个男子快步走向他,朝他他热情的打招呼。

  赵亚军?#32769;?#36776;得出来,眼前这个不再年轻的男人,是冯春。

  三十多年不见了,印象里他还是那个年轻的民兵连长,没想到再见之时脸上竟已写满沧桑。

  赵亚军刚要答话,见冯春后面还有一人,目测比冯春还要老上许多,一米七左右的身高,干瘦的身材,略显佝偻,此人并不如冯春般硬朗,且面色凝重,也不多说话,躲藏在冯春后面。

  像一条落单的沙丁鱼。

  是李坤。

  “坤叔,春哥,你们来挺早啊......”

  赵亚军搓着双手,显然寒暄并不是他擅长之事。

  李坤并没有说话,冯春见状,接过话茬跟赵亚军寒暄了几句,一同进入了正厅。

  “张...张发呢?”见识到张发的财力后,赵亚军觉得自己连跟张发?#26159;?#25114;的勇气都没了。

  “不是接你去了吗?”冯春说。

  赵亚军正要张嘴说什么,忽然一双手从背后猛地搭在了他的肩膀上,他心头一颤,回头一看,一副墨镜下惨白的大?#24120;?#20960;乎贴在了他的脸上,他吓得往后一仰,竟然摔坐在?#35828;?#19978;。

  “看你把亚军儿吓得,别闹了张发...”冯春说。

  “哈哈哈,看他紧张兮兮的样子,吓唬他一下。”

  原来那个自称是马错的人,就是张发!

  “你不说自己?#26032;?#38169;吗,原来是你。”

  赵亚军说?#29275;?#31449;起来习惯的掸?#35828;?#23617;?#26705;?#25165;想起来,自己脚底下都是高档地板,哪里来的土。

  “马错就是张发,张发就是马错,这就是个代号。”张发笑着说道。

  有钱人说话都开始有深度了。

  午后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进大客厅,赵亚军蜷坐在长餐桌的一角,慵懒的欣赏着美丽的环境和精致的菜肴,看着冯春和张发自信的笑容,他也逐渐被感染。

  人总该要自信的活?#29275;?#23545;吧......

  ......

  突然,李坤小声的说了一句话,?#36335;?#31361;然向平静的湖面丢了一颗石头,冷不防的?#20040;?#23478;脊背发凉,气氛瞬间凝重到了极点。

  “丁勇......回...回来复仇了。”李坤颤抖着拿起身前的红?#30772;浚?#27491;在往高脚杯中?#21653;啤?br />
  他不懂什么醒酒,不知道面前的大肚子容器是干啥用的,这丝毫不影响他想喝醉的动机。

  手中的?#30772;?#19981;住地?#20040;?#39640;脚杯的杯壁,?#19997;?#30340;他看上去很无辜,离开井口村,他过上?#35828;?#27803;流离的生活,在省城里找不到稳定的工作,当过保安、建筑工人、搬运工,本就老实的他离开井口村后,几乎成了哑巴,老婆在他们打工的第二年跟一个小包工头好上了,他不敢说什么,竟自?#37027;?#25644;离了工地。

  “咕噜...”满满一杯红酒,被他一口倒进嘴里。

  “咳咳咳...”显然,他呛到了,众人无人说话,都直盯着眼前这个几近崩溃的男人。

  “36年,整整36年,我每天都提心吊胆的活?#29275;?#25105;怕听到警车的警笛声,我怕穿警服的人,只要有人盯我三秒以上,我就要他妈吓尿裤子,挨欺负不敢报警,不敢亮出身份证......”

  李坤说道激动之处,一仰头,又一杯酒下了肚。

  “从那天起,我不想再吃肉,不敢吃肉,闻到肉味就他娘的想吐,每天一闭眼,丁勇就出现在我面前,拽住我的手臂啃我的肉!”

  除了李坤以外的人都陷入了?#32842;?#20182;们知道这种感受,这36年,谁又曾睡过安稳觉。

  梦魇,实实在在的,挥之不去的梦?#30465;?br />
  “一周前,?#20197;?#26216;起来?#24613;?#21435;上班,一推开门......”李坤说到这停顿了一下,深吸一口气接着说道:

  “一个黑塑料袋包裹着的,一只人手,?#22836;?#22312;我的门口......”

  “够了,你他妈的赶快把嘴?#19976;希?#36825;里面肯定有人搞鬼,别说过去这么多年了,就算他娘的真闹了鬼了,老子也能再弄他一回。”张发拍着桌子嚷道。

  “不吃他我们一个都活不了,要不是他张罗上山,咱们能被困在山上那么多天吗?现在怕了,晚了,咱们现在是一根绳串着的蚂蚱,既然有人找上门了,要么就研究研究怎?#31383;?#36825;事度过去,要么就他妈一起死!”冯春咬着牙说道,说完也喝了满满一杯酒。

  赵亚军依然保持着慵懒的姿势,不是他不想动,实在是感觉整个身子僵住了,动弹不得。

  被漫长时光洗涤去的血腥味,?#19997;?#21448;涌上?#26494;?#26681;。

  他机械的扭动脖子,把视线转移到了窗外,暖冬阳光下的世界,变成了广阔的荧光幕......

  那年,好大的雪......

  这么多年再没见过这么大的雪。

  13岁的他,在漫天飞雪的山林中,尝到了人肉的味道......

  
500足球比分直播
围棋视频 加拿大快乐8开奖网 2019开码结果查询开奖 双色球中奖说明和玩法 快乐十分3 网易彩票中奖了去哪领 安徽11选5直播 贵州快3开奖结果 平码资料网站 中囯福利彩票甘肃快3 今日头条体育新闻 南粤风采26 重庆时时彩定位杀号技巧 福彩3d大小奇偶走势图500期 网易江苏快3走势图